“重拳出擊”還是“紙上談兵”
來源:解放軍報 2019/02/28 10:17:33 作者:宗建明 伏小濤
字號:AA+

導讀: 2月19日,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備忘錄形式簽署了“第4號太空政策指令”(SPD-4),為美國組建“太空軍”確立了基本原則,并要求美國防部起草相關法案,提交國會表決。美國這種單方面加強太空軍事力量建設的做法,可能引起其他國家的擔憂與不安,甚至導致新一輪太空軍備競賽。

2月19日,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備忘錄形式簽署了“第4號太空政策指令”(SPD-4),為美國組建“太空軍”確立了基本原則,并要求美國防部起草相關法案,提交國會表決。該指令作為美組建“太空軍”的最新動向,是其國內各方討論博弈的階段性成果,描繪出未來美“太空軍”的雛形。

該指令由美國國家空間委員會攜手五角大樓、美參謀長聯席會議、美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、美國家安全委員會等多個部門共同制定,是多方集智攻關、協商妥協的結果。新太空政策指令包括11個部分,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:

一是關于新軍種的組織領導體制。“太空軍”最初將作為美國第六大軍種,和空軍一起隸屬于空軍部,這種形式類似于美海軍陸戰隊和海軍的關系。美將設立分管“太空軍”的空軍部副部長和“太空軍”參謀長,其中空軍副部長為文職,“太空軍”參謀長則為四星上將,后者同時是參聯會成員。美國防部將根據國家安全需要和“太空軍”建設情況,定期進行評審,以確定何時提交設立“太空軍部”的新法案。

二是關于新軍種的部隊構成。“太空軍”將整合軍事太空活動相關的現有部隊和職權,經國防部長與各軍種部長協商,納入來自國防部所屬武裝部隊和有關軍事人員,主要是空軍航天司令部、陸軍航天與導彈防御司令部、海軍艦隊部隊司令部和海軍陸戰隊戰略司令部所屬部隊,不涉及美國航空航天局、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、國家偵察局或其他非軍事太空部門。可以看出,“太空軍”將由現有部隊轉隸整合而來,與其他有關部門是協作關系。而美軍高層協商的結果,可能是大部分太空軍事力量劃歸“太空軍”的同時,其他軍種保留有限太空軍事力量,以保障自身通信、偵察和作戰需要,正如同各軍種都裝備有飛機一樣。

三是關于新軍種的職能任務。“太空軍”將負責組織管理和訓練裝備美國太空軍事力量,以確保無障礙的太空進入和行動自由,并在和平與沖突時期為聯合及聯盟部隊提供關鍵能力。美國太空司令部具有太空聯合作戰指揮權,而“太空軍”和其他軍種向美太空司令部提供所需兵力,具有所屬部隊的建設管理權。新指令還提出了立法建議和預算有關問題,以督促“太空軍”組建立法和預算等事宜盡快落實。

不過,新的太空政策指令只是表明了美政府和特朗普總統的態度,其最終能否順利實施仍面臨諸多因素的制約。

法案能否通過有待觀察。美組建“太空軍”,必須得到國會立法授權。鑒于前期不少美國會議員對組建“太空軍”持有異議,且目前民主黨在美眾議院占多數席位,該法案雖然是妥協折中的產物,但能否如愿順利通過,還是一個未知數。如果法案未能通過,那現在的一切都將是紙上談兵。

實際效果如何也存有疑問。美國主要的太空軍事力量多年由空軍管轄,“空天一體作戰”理念已深入人心,“太空軍”獨立成軍后,其組織領導和法規條令體系需要重新構建,與空軍之間邊界的劃分和磨合也是一大問題。之前就有美國研究機構刊發文章,列出了成立“太空軍”的種種弊端,包括破壞原有軍事平衡、為聯合部隊整合制造新障礙、冗余建設不可避免、催生新官僚機構等等。因此,如果“太空軍”的組建將來沒有達到預期效果,不排除有“翻燒餅”的可能,設立又撤銷的事例在美軍歷史上并不鮮見。

國際上反對。多數國家主張和平利用太空,反對太空武器化和太空軍備競賽,反對把太空作為新的戰場。未來美國是否會在太空部署大規模殺傷性武器,將是其進一步增強太空作戰能力的一個重要風向標。美國這種單方面加強太空軍事力量建設的做法,可能引起其他國家的擔憂與不安,甚至導致新一輪太空軍備競賽。

原標題:“重拳出擊”還是“紙上談兵”

責編: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)
分享
排列3和值和尾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