魯哈尼首訪伊拉克,“兩伊”走近是何信號
來源:解放日報 2019/03/12 10:11:27 作者:廖勤
字號:AA+

導讀: 2月11日,在伊朗德黑蘭,魯哈尼在伊朗伊斯蘭革命勝利40周年紀念活動上發表講話。路透社認為,魯哈尼本周訪問伊拉克,意在向美國發出強烈信號,盡管受到美國制裁,但伊朗仍在伊拉克占據主導地位。

2月11日,在伊朗德黑蘭,魯哈尼在伊朗伊斯蘭革命勝利40周年紀念活動上發表講話。他強調伊朗將繼續與其他國家保持建設性互動,以提高自身國際地位。 新華社發

伊朗總統魯哈尼周一起對伊拉克展開為期3天的訪問,這是魯哈尼2013年上任以來首次訪問伊拉克。兩個昔日敵國為何逐步走近?伊朗總統當下出訪這個鄰國又釋放什么信號?

“兩伊”化敵為友

上世紀80年代,由于領土爭端、教派沖突、民族矛盾,伊拉克與伊朗之間爆發了一場長達八年的戰爭,雙方有近百萬人在這場戰爭中喪生。30多年過去后,戰爭硝煙已散。兩個昔日敵國不但正常交往,而且密切互動。去年11月,就在美國對伊朗啟動第二輪制裁不滿兩周的時候,伊拉克總統薩利赫訪問德黑蘭,承諾改善與這個鄰國的關系。

4個月后,伊朗總統魯哈尼開啟了“回訪”模式。據伊朗國家媒體報道,訪問期間,魯哈尼將與伊拉克總統薩利赫、總理邁赫迪以及伊拉克什葉派最高宗教領袖大阿亞圖拉·阿里·西斯塔尼會面,并參觀什葉派穆斯林圣地。

就在魯哈尼本周訪問前,伊朗石油部長贊加內、外交部長扎里夫也在1月先后到訪巴格達。分析人士指出,兩伊靠攏并非始于當下,從2003年伊拉克戰爭之后,伊拉克什葉派新政權就與伊朗建立起密切聯系。

“那場戰爭是美國給伊朗做了嫁衣,讓伊朗與伊拉克新政權建立特殊關系,成為伊朗在中東地區的戰略收獲。”中國前駐伊朗大使華黎明說。

伊朗與伊拉克什葉派一直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系。早在兩伊戰爭時,伊拉克什葉派巴德爾組織就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并肩作戰,對抗遜尼派的薩達姆政權。2003年伊拉克戰爭后,伊朗又與伊拉克政界人士和準軍事組織結盟,在伊拉克議會中也有強大盟友。之后,在打擊極端組織“伊斯蘭國”(IS)過程中,伊朗與伊拉克什葉派也建立密切聯系。

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所長劉中民也表示,伊朗與伊拉克走近并不令人意外。從歷史傳統看,伊拉克什葉派與伊朗就存在天然的宗教聯系。伊拉克戰爭后,隨著遜尼派的薩達姆政權被推翻,伊拉克什葉派地位上升,為兩國化敵為友提供契機。在重建與巴格達關系中,加強與伊拉克什葉派的聯系成為德黑蘭的重心所在。如今,在美伊(朗)關系嚴重對峙、美沙等國謀求重塑海灣秩序的形勢下,兩伊都希望通過加強關系,改善地區周邊環境。

駐伊拉克美軍刺激德黑蘭

魯哈尼在出任伊朗總統前曾私下訪問過伊拉克。2013年擔任總統后,他在2016年也曾計劃對伊拉克進行正式訪問,但最后由于一些行政方面的問題而被取消。所以,這是魯哈尼出任總統近6年來首次訪問伊拉克。

為什么會選擇此時?在外界看來,此訪或許有以下幾重考量。

首先,政治上平衡美國的影響力。

路透社認為,魯哈尼本周訪問伊拉克,意在向美國發出強烈信號,盡管受到美國制裁,但伊朗仍在伊拉克占據主導地位。

具體而言,魯哈尼此訪是伊朗對特朗普去年12月突訪伊拉克、揚言美軍應留在伊拉克“監視”伊朗的直接回應。

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圣誕節后突訪伊拉克慰問駐伊美軍,這是他上任兩年后首赴海外戰區“勞軍”。

特朗普閃電探訪伊拉克后立即招來伊朗總統魯哈尼的譏嘲。他說,這是美國在伊拉克議程失敗的明顯跡象。“在黑暗的夜晚潛入軍事基地,與一些士兵拍照,做一個簡短的演講,然后幾小時后飛走,這顯示了特朗普的失敗。”魯哈尼還質問特朗普為什么不公開訪問,“看看伊拉克人如何在巴格達和巴士拉街頭歡迎你”。

德黑蘭對美國的不滿緣于特朗普的一番挑釁言論。特朗普說,美國目前不會從伊拉克撤軍,而是將把伊拉克當成軍事基地,在必要時可以針對敘利亞境內的極端組織“伊斯蘭國”(IS)發起軍事行動。同時,也是想要“以某種方式監視”伊朗,“因為伊朗是真正的問題所在”。

“德黑蘭把美國在伊拉克的軍事存在視為一種威脅,這種威脅可能削弱伊朗對巴格達的影響力。”美聯社稱。

從2014年美國成立反恐聯盟在伊拉克打擊IS后,美國投入25億美元訓練伊拉克安全部隊。迄今為止,美國在伊拉克境內還留下超過5000名士兵。美方聲稱美軍之所以留在伊拉克是為幫助培訓伊拉克軍隊,起到軍事顧問的作用,同時也幫助伊拉克對付IS。但分析人士認為,特朗普“不小心”講出了大實話,暴露了美國在伊拉克駐軍的真實意圖,就是將伊拉克作為盯防伊朗的橋頭堡,這讓伊朗高度警惕和戒備。

華黎明指出,特朗普表示美國將從敘利亞撤軍,但不會撤出伊拉克,美軍將留在伊拉克“監視”伊朗。雖然伊拉克痛批特朗普的言論,但是在安全上依賴美國的伊拉克未來如何處理與美國的關系,留在伊拉克境內的美軍又將發揮什么作用,這都是伊朗非常關注的問題。

劉中民認為,伊拉克什葉派是伊朗與美國博弈的重要奧援,無論是在伊拉克重建、改善自身周邊環境方面,伊朗都很重視伊拉克。

伊朗欲以本幣結算躲制裁

其次,經濟上把伊拉克作為繞過美國制裁的一個潛在路徑。

“在美國制裁伊朗、伊朗與沙特關系緊張的形勢下,魯哈尼訪問伊拉克,一方面意在加強兩伊特殊關系,另一方面也將商談如何應對美國制裁。”華黎明說。

伊拉克是伊朗一個主要出口市場,尤其是能源產品,包括石油、天然氣。伊朗媒體稱,兩國雙邊貿易每年增長25億美元,其中石油和天然氣出口占大部分,達到20億美元。此外,由于伊拉克人和伊朗人互相訪問兩國的什葉派圣地,每年也為伊朗帶來近50億美元的收入。

伊朗表示,希望把雙邊貿易額從當前的120億美元提升至200億美元。據外媒報道,在魯哈尼訪問期間,雙方將簽署一系列諒解備忘錄,涉及石油和天然氣、陸路運輸、鐵路、農業、工業園區、衛生、央行、簽證安排等。

伊朗與伊拉克還在探討進一步加強貿易合作的其他途徑,比如實行零關稅,摒棄美元轉用伊朗里亞爾、伊拉克第納爾結算,甚至雙方還打算直接采取“以貨易貨”的原始交易方式。

伊拉克政治分析師希沙姆·哈希米推測,魯哈尼可能希望探尋用伊拉克本幣結算兩國貿易等方法,“規避美國制裁”。

有評論認為,盡管在美國重啟制裁后遭受了經濟損失,但是伊朗在經濟上加強與伊拉克合作顯然要向華盛頓表明,你的制裁努力不會奏效,也不會得逞。

第三,著眼更大的地區議程。

伊朗英語新聞電視臺報道,在談到魯哈尼此訪將加強與伊拉克的關系時,扎里夫提到了雙方的“共同利益”和“地區合作”。他說,“沒有伊朗和伊拉克,這個地區就不會安全和穩定”。

對此,《耶路撒冷郵報》的解讀是,扎里夫這句話的言下之意是,訪問伊拉克是德黑蘭地區議程的一部分。

在承受美國制裁壓力之際,伊朗尋求加強在什葉派新月地帶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力。這條狹長地帶串聯起伊朗、伊拉克、敘利亞和黎巴嫩,直至地中海地區。

“在什葉派新月地帶上,伊拉克是一個中樞環節,”劉中民說,無論是對沖沙特壓力,還是抗衡美國影響,或是處理其他地區事務,伊拉克什葉派都是一支需要撬動的力量。

比如在敘利亞問題上,伊朗、俄羅斯和土耳其正在尋求達成和平協議,伊朗將伊拉克視為確保其在敘利亞發揮作用的重要南翼。在與沙特競爭地區領導力上,伊朗也在壯大自己的陣營,伊拉克或許可以作為與其他海灣國家、埃及和約旦進行接觸的跳板。

此外,隨著“伊斯蘭國”由盛而衰,敘利亞沖突也漸近尾聲,接下來面臨如何分享勝利果實的問題。阿拉伯海灣國家研究所高級研究員阿里·阿爾法內說,眼下,俄羅斯、阿聯酋等國公司都想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分一杯羹,這會分食伊朗公司的利益,這也需要伊朗盡快出手。

魯哈尼想“政治突圍”?

第四,回應國內強硬派勢力。

魯哈尼這次訪伊已處于總統第二任期的下半程。有評論稱,由于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朗核協議、全面恢復制裁,伊朗經濟不堪重負,民怨沸騰,魯哈尼面臨國內強硬派越來越大的壓力,執政遭遇嚴峻挑戰。

就在魯哈尼出訪前,伊朗國內政治出現一些“異動”:外長扎里夫的“請辭風波”,后來在魯哈尼的挽留下,扎里夫閃辭后又閃電復職;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近日任命魯哈尼的前競選對手、強硬派人物萊希擔任司法部長,有評論稱萊希掌控司法系統或將削弱溫和派的影響力。

華黎明認為,若從國內政治因素看,魯哈尼可能想通過這次訪問向國內各派勢力展示,外交大權依然掌握在他的手里。關于扎里夫請辭的原因,伊朗后來給出的解釋是,因為敘利亞總統巴沙爾來訪時,扎里夫未受邀請出席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與巴沙爾的會見,“這多少給外界留下魯哈尼政府外交大權旁落的印象。”

劉中民表示,相比平衡美國的影響力,國內因素在這次訪問中似乎并不重要,不必過度解讀。不過,近期伊朗國內政治的變化反映出伊朗的政治困境,即“鐘擺效應”。從哈塔米到內賈德再到魯哈尼,走出了一條“改革—保守—改革”的曲線,伊朗政治陷入改革與保守兩股力量博弈的困境。同時,伊朗政治也出現一種奇怪現象,即總統的“第二任期詛咒”。伊朗總統進入第二任期后,似乎都會變得灰頭土臉,比如前總統內賈德在第二任期也與最高領袖有過嫌隙。如今,由于特朗普政府打壓德黑蘭,導致伊朗國內強硬派反彈。從扎里夫請辭事件到強硬派人物萊希被任命為司法部長,可以發現魯哈尼與最高領袖的關系似乎也存在問題,再加上外部環境的干擾,魯哈尼施展作為的空間變得越來越小。

新聞人物

“外交酋長”

魯哈尼生于1948年11月,是已故伊朗精神領袖霍梅尼的忠實追隨者。他直接管理、運營伊朗最高安全機構達16年之久。上世紀90年代,他赴英國深造,獲法學碩士和博士學位。這使他在日后與西方人士打交道時游刃有余。

前總統哈塔米執政時期,伊核問題急劇升溫,魯哈尼受命出任伊朗首席核談判代表,并與英法德三國代表就暫停鈾濃縮達成協議。他以其外交才華獲稱“外交酋長”。

自2013年擔任總統以來,以溫和務實著稱的魯哈尼致力于與國際社會對話,改善伊朗與西方大國的關系,并于2015年與伊核問題六國達成伊核問題全面協議。之后,美國總統特朗普退出上述協議,給魯哈尼處理對美關系帶來較大困難。

◆2月11日,在伊朗德黑蘭,魯哈尼在伊朗伊斯蘭革命勝利40周年紀念活動上發表講話。他強調伊朗將繼續與其他國家保持建設性互動,以提高自身國際地位。

原標題:魯哈尼首訪伊拉克,“兩伊”走近是何信號

責編: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)
分享
排列3和值和尾走势图